首页 > 股票

媒体:股指期货即将松绑

   据财新网报道,接近中金所人士称,监管层近期将调整股指期货持仓与保证金指标,但初始放开幅度不会很大,将分步骤进行调整。“调整的节奏不会一下就全放开,一步步的放开持仓量,调低保证金,要密切关注市场走势情况。”

  去年股市巨震期间,中金所为抑制过度投机曾连续数次出台调控和限制措施。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期货市场曾经的主力品种成交一落千丈,沪深300、上证50、中证500三大股指期货成交量和成交额均出现了平均90%的萎缩。期货公司、对冲基金等市场参与者纷纷陷入困境,艰难前行。

  期指市场陷入“冰点”,而有关股指期货松绑的传言和呼声却始终不绝于耳。

  12月19-20日,证监会派出机构期货监管干部培训班在大连举行,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出席并讲话。其强调称,应进一步加强市场监管和风险防范,不断提升市场运行质量,积极稳妥推进市场建设,进一步深化市场功能,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
  第一财经昨日报道称,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,方星海此番关于“深化市场功能”的表态或也进一步暗示了期指松绑的可能性。股指期货松绑只是早晚问题,而松绑时机又确实是一个重要议题。

  松绑曙光频现

  上一轮期指松绑传闻是在今年8月,当时有媒体报道称,中金所考虑放宽对股指期货交易的有关限制,可能会涉及非套保日内交易限制、保证金比率、手续费等多方面规定的放宽。

  随后,有媒体报道称,中金所召集了多位期货公司高管论证股指期货松绑方案,且方案已上报至证监会。不过8月4日,中金所发出澄清公告,称上述报道与事实不符,中金所未对外发布过相关信息。

  更早的6月,也有报道称,股指期货市场恢复将采取逐步松绑的形式,初期将仅对券商、公募私募基金、QFII、信托、保险等金融机构交易账户等特殊法人客户放宽限制,包括放开非套保日内开仓手数限制及下调保证金,个人客户则还会按原先的标准执行。中金所当时未对这一报道置评。

  A股暴跌“替罪羊”?

  去年夏天爆发的股灾令股指期货成为众矢之的,经过数次上调,中金所对期指非套保持仓保证金提高到40%,平仓手续费提高至万分之23,相较股灾前整整上调了20倍。

  在交易量方面,中金所认定非套期保值客户的单个产品单日开仓交易量超过10手的,即为异常交易行为,此前的日均持仓量在20万手左右。

  监管紧箍咒骤然发力几乎令期指“名存实亡”,流动性接近枯竭。但是随后,A股的暴跌之势并未停止,过去一年时间里,期指“替罪羊”的锅一直没能甩掉,市场对于放松期指监管的呼声也越来越多。

  中国证券报今年8月曾刊文提出,期指放松迫在眉睫:

  业内人士表示,事实证明,股指期货在市场大幅下挫之际被指为“下跌”元凶确是无稽之谈,期指的股灾“替罪羊”身份亟待拨乱反正,从而使金融改革和创新回归到正确的轨道上来,同时复苏对冲基金行业,为A股带来新的流动性,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。

  业界的期待

  一波又一波的“传闻”之下,业界对股指期货松绑的期待一览无余。

  第一财经昨日援引某券商系期货公司副总经理称,“尽管商品市场今年的活跃抵消了部分期指’被废’造成的影响,但少了股指期货,期货市场结构、公司业务方面依然明显失衡,行业没有被打趴,但整体只能算是在艰难前进。”

  “期指的重要性不仅只是对期货公司,对整个证券市场的影响都十分明显。失去了这个最有效的风险管控工具,很多机构投资者不敢轻易去做,增量资金不敢入场。”该期货公司副总表示,现在不少私募产品被迫用期权来对冲,但期权的流动性依旧无法和期指相比。

  海通期货总经理徐凌曾建议,应当逐步放开对股指期货的限制,“股指期货是成熟的风险管理工具,对于发现价格、改善股市运行机制、提供保值避险工具、完善投资产品体系和促进市场稳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但只有在一个交易活跃、对手盘较为平衡的市场下,期指的功能才能真正有效发挥。”

  博道投资董事长莫泰山也曾呼吁,股指期货在政策上应有所松绑。他认为,量化对冲产品可为市场引入长期资金,如果能够恢复股指期货的交易,光是现有的产品复活就能带来两三千亿活水。

  尽管松绑只是早晚的问题,但是时机的选择又是很重要的议题。恒泰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江明德认为,现货市场相对平稳的时候,才是适合的时机。“股指期货早晚会放开,但一是要选择对的时机,二应该是逐步放开,不会一步到位。”

请关注:


更多资讯图片

版权与免责声明:除来源注明为“聊城新闻网”稿件外,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